|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手机站

微博 |

我的商务中心

中国鞋网,中国垂直鞋类B2B优秀门户网站 - 中国鞋网 客服经理 | 陈经理 钟经理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登山报告 > 陈晖阿式攀登雀儿山报告 冰川上的高海拔走遍带

陈晖阿式攀登雀儿山报告 冰川上的高海拔走遍带

2014-07-29 16:19:36 来源:户外资料网 中国鞋网 http://www.cnxz.cn/

  【中国鞋网-登山报告】2014年7月陈晖、罗剑、珠拉等3人以阿尔卑斯式攀登的方式,成功登顶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,陈晖还在雀儿山海拔4850米的C1营地,进行了一次高海拔走扁带。

  一、雀儿山介绍

  雀儿山位于青藏高原东南部沙鲁里山脉北段,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境内,是省级自然保护区。雀儿山藏语叫“绒麦俄扎”意为雄鹰飞不过的山峰。地处东经99.1度,北纬31.8度,坐落在雀儿山系南段。雀儿山主峰海拔6168米,山体高大,地型多变复杂,冰川发育完整,其中位于海拔4800米到5200米的冰川路段,最为壮观秀丽。雀儿山的最佳攀登季节为7月到8月期间,山上最低温度约零下20度。

  在雀儿山周围分布着20余座5000米以上山峰,巍峨、险峻,蔚为壮观。雀儿山具有得天独厚的动植物资源,在山脚下的海子“玉隆拉措”(意:神仙倾心的湖)碧波荡漾,映衬山色。湖边巨石上还有“多加”喇嘛刻的六字真言“嗡嘛呢叭咪哄”,极赋藏传文化。

  二、攀登队员

  1.陈晖——阿迪达斯签约运动员。

  95年开始接触户外运动,乐于尝试各种极限挑战,热爱山地运动,攀岩、走扁带、攀冰、滑雪、登山等。对高海拔技术性山峰的攀登非常着迷,近年来,曾经攀登并登顶过:四川省阿坝州小金县四姑娘山区的婆缪峰(海拔5413米)和倒沟山西峰(海拔5422米)。

  2.罗剑——登山爱好者。

  98年开始接触户外运动,喜爱徒步、登山、探险等。在四川省的高海拔山区进行过很多山脉的考察,曾经攀登并登顶过:四川省松潘的雪宝顶(海拔5588米);四川省小金县的骆驼峰(海拔5484米);四川省康定的田海子山(海拔6070米);四川省康定的蛇海子南峰(海拔5598米);四川省小金县的野牛峰(海拔5350米)等。

  3.珠拉——登山爱好者。

  2012年开始接触户外运动,对登山运动有着浓厚的兴起,喜爱攀岩、攀冰、登山、徒步等。曾经攀登并登顶过:四川省阿坝州的奥太娜雪山(海拔4780米)和小金县的四姑娘山三峰(海拔5355米)。

  三、攀登过程

  (一)赶赴雀儿山脚下

  7月12日,晴。上午9点乘车由甘孜州前往德格县新路海风景区。经过两个小时的颠簸,中午11点左右我们到达了景区,办理好登山登记及购票,开始向雀儿山脚下进发。

  在景区内都是山地土路,我们雇了向导、租了马匹。用马匹来运送沉重的登山物资,攀登装备、登山食品等。我们三人每人只背负较轻的装备和路餐,跟随向导徒步行进。刚到达高海拔地带,徒步行走可以使我们尽快适应高海拔,适当的减轻高原反应,同时也为之后几天的艰苦攀登,做好充分的体力上和心理上的准备。

  大家在上山时有些气喘吁吁,这只是刚到高海拔地区的轻微反应,大家体能的总体状态都还不错。我们翻越山丘、跨过小溪、绕过湖泊,经过约3小时的徒步,下午2点左右到达了雀儿山脚下。这里的海拔高度约4020米,雀儿山的冰川水在这里汇集成河流,潺潺流入“玉隆拉措” 海子。我们在小溪边设立了临时大本营,搭建帐篷、吃午饭,进行休整及攀登准备工作。计划明天一早开始正式攀登。我们的营地点缀在湖光山色间,大家心情格外惬意,既畅快又兴奋。

  在这里,我们还遇到了知名的“徐老幺”登山协作队。他们将这里设为大本营,也将带队攀登雀儿山。据登山协作队的向导说,最近一段时间,雀儿山上下的雪很大,天气也不稳定,这些因素无疑对我们的攀登是一次严峻的考验。

  (二) 大本营到C1营地

  7月13日,晴。早上8点起来,我们雇的背夫提前到达了营地待命。不敢耽搁时间,赶快吃早饭,拔营,重新调配各个背包的重量。大约9点左右,收拾完装备,我们开始向C1营地进发,背夫协助我们运送装备物资。

  大本营到C1营地的攀登路段,是峡谷和碎石坡路线。该路段海拔攀升比较明显,罗剑和珠拉感觉体力不足,所以徒步速度比较缓慢。珠拉还有轻微头痛的症状,这是典型的高原反应。我的体能状态还算可以,不过也不能走得太快。我们要尽快适应高原缺氧的环境,所以我把行进速度放慢,让大家可以走走停停,缓解下疲惫和不适。攀登刚刚开始,珠拉就有头痛症状,我非常担心她能否完成此次攀登,现在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  在协作背夫的协助下,我们沿着布满乱石的溪谷攀登,经过大约5个小时的攀登,下午2点左右,我们到达了雪线位置。这里紧挨着冰川延伸下来的巨大冰舌,海拔高度约4850米。送到这里协作人员的任务也就完成了,之后的山峰攀登要靠我们自己了。协作人员原路返回,我们在这里设立C1营地。

  搭建好帐篷,吃过午饭,我们大家观察攀登路线。经过商议决定:绕北侧走比较平缓的冰川,再向顶峰攀登。虽然路线比直上要漫长,但是更具可行性,两位搭档体力不足,走比较容易、平缓的路线,可以比较好的适应高海拔,希望他们能尽快进入最佳状态。我们计划明天一早出发,预计攀登三天左右能登顶。

  确定了攀登路线后,大家开始分头整理攀登装备和各自所需的攀登食品。由于公用攀登装备比较沉重,所以需要大家分担携带。我携带主要的金属器材和一根绳索;罗剑携带两顶帐篷;珠拉携带一根绳索。个人的睡袋、衣服、套锅、气罐等各自精简携带。食品方面,每人只带三到四天的食品。其余的富裕物资留在C1营地备用。

  当晚,珠拉的头痛症状还是在持续,虽然是常见的高原反应,但是很大程度的影响到她的精神状态。我们都很担心,让她散散步缓解一下,放松下精神和注意力,希望明天她的身体状况能有所好转。

  (三) C1营地到C2营地

  7月14日,晴。8点半起来,吃早饭。珠拉对我说:昨天夜里头痛的有些厉害、失眠,几乎没有睡着。我和罗剑都很担忧,决定暂时停止攀登,观察一下珠拉的身体状况。她吃过止痛药后,头痛有所改善,暂时没有其他症状。看她有所好转,我也就放心了。和珠拉商议后,大家决定今天继续向上攀登。收起帐篷,整理背包,富裕的物资装驮包留在C1营地,以备下撤后使用。

  大概11点左右,由C1出发,起初一段是漫长的冰舌地带,简单的冰川行走,危险性很小,大家各自单独行进。两小时后,我们走到了冰塔林地带,这里的路段有一些小的冰裂隙,有些冰裂缝被前几天的积雪覆盖,但从积雪颜色和融化程度上,很容易辨别出来。我提醒珠拉,一定要跟着我的脚印走。我在前面solo一个60度18米左右的小冰壁时,听到后面“哎呀”一声,回头一看,珠拉的腿陷入一个很窄的冰裂缝,身体卡在哪里。罗剑迅速将她扶了起来。唉!没有按我的脚印走,超近路的后果,幸好没什么事。

  我攀上小冰壁之后,保护他俩跟攀上来。再往前走,积雪逐渐变得越来越厚,冰裂缝被积雪掩盖得难以辨认。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开始使用绳索结组行走,大家间隔8米的距离。我走在前面,踩脚窝开路,行走一小时后,积雪变得更厚了,深度过膝。我仔细辨别、躲避疑似的冰裂缝,但还是难免的偶尔陷入裂缝陷阱,不过积雪比较湿黏,只要下陷时及时跪倒或扑倒,就能阻止下陷,化险为夷。背包较重、积雪较深,虽然山体坡度很缓,但我们的行进速度却极其缓慢,这段艰难的路程对我们的体力和耐心是一段严峻的考验。每次陷入深雪后爬出,都会感到非常疲惫,走十几米就得缓一下。就这样,我们走走停停,又坚持了五个多小时,终于走出了漫长的深雪的冰川裂缝地带。

  大概晚上8点左右,到达海拔5350米的高度,再往上就是比较陡的大雪坡了,我们决定在雪坡下平缓处设立C2营地。搭建起两顶帐篷,大家疲惫的躺了进去,稍事休息。随后,我和罗剑做饭,让珠拉多休息一下,今天她一定累坏了。大家简单吃过晚饭,分享着如何爬过积雪覆盖的冰裂缝的感受,疲惫的身躯也随着笑声放松了许多。随后各自休息,明天再战。

  7月15日,大雪。天还没有亮,朦胧中就隐约的听到雪片噼噼啪啪的落在帐篷上。8点多醒来,帐篷上压了厚厚一层积雪,拉开帐篷门,往外一看,哇!雾蒙蒙一片,雪还在不停的下着,能见度也就10米左右,看来今天只能呆在帐篷里等天气好转了。帐篷里湿气较大,帐篷内壁凝结的水珠把睡袋都弄湿了。大家昨日的疲惫貌似还没有恢复,好吧!吃过早饭,继续睡觉。

  今天珠拉依然头痛,还是需要止痛药来缓解,上午有点流鼻血,但不严重。我让她用积雪敷一敷脸,凉凉血,嗯,看来有所效果。希望不要再严重了,否则为了保障她的安全,我们必须下撤到低海拔地区。珠拉说:她以前登山没有什么高反症状,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了,头痛得厉害。也许是最近身体状态不好的原因吧,我也很难解释到底怎么回事。中午,我也开始有些头胀的感觉,鼻涕里带有血丝,不过精神状态很好,没有影响到我的攀登信心,呵呵。罗剑虽然体能稍弱一些,但是没有任何头痛症状出现,真让我和珠拉羡慕不已啊!

  下午,大家养足了精神,雪也渐渐地小了下来,大约3点左右,天气终于开始放晴。珠拉的身体状态也有好转,看来休息一天,对她的海拔适应能力有所改善。晴空万里,我们开始晾晒睡袋、羽绒服。发呆,看风景,拍照……

  夜晚,满天星斗清晰可见,北斗七星仿佛就挂在眼前,我独自站在茫茫的雪海中,静静地看了许久,好美啊!嗯,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,当晚我们决定明早继续攀登。为了减轻负重,快速攀登,明天只带一个帐篷,食品也留下一些较重的方便饭,只带一些方便面、麦片、奶粉等。

  (四) C2营地到C3营地

  7月16日,晴。8点起来,大家吃了早饭,珠拉服了止痛药。我们收起一顶帐篷,整理好背包,9点半出发。今天的路线是30度左右的漫长雪坡,深度到小腿,虽然不是很陡,但是高海拔空气稀薄,却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困难。仍然是一步一呼吸,走一段、歇一段。我尽量走得慢一些,等一等两位搭档,让他们的体能保持在比较适宜的状态,尽可能减轻高原反应的症状。一路上偶尔可以看到徐老幺协作队留下的路线旗标,每看到一个旗标,大家的信心都会得到鼓舞。

  走了两个小时后,我们到达一面巨大的冰壁下方,冰壁坡度50至70度,长度约100多米,冰面被积雪覆盖。我们采取结组攀登的方式,分两段上攀。第一段差不多是四肢并用的在深雪里行进;第二段有些陡峭,冰壁表面是十多公分的粗粒雪结晶,冰质较松散,入镐很深,爬起来心里很踏实,70度左右、50多米路线,中间只设置了一个保护点。虽然攀登难度只有AI3-,但是高海拔还是使得我在中途休息了几次。珠拉、罗剑的表现很出色,很快就跟攀了上来。这面冰壁我们结组攀登大概用时一个小时左右,上来后大家休息片刻,喝点水、吃了些巧克力,继续向上攀登。

  在往上又是漫长的30度左右的雪坡,大家机械的行走着,说话的力气都想节省下来。一个小时过去了、两个小时过去了、三个小时过去了…… 珠拉的体力比我和罗剑下降得要快,行进速度缓慢了下来。珠拉说:“我实在走不动了”。我和罗剑知道,C3营地的位置还比较远,如果今天不能到达海拔5700米左右,明天向顶峰冲击就会受到影响。在我和罗剑的一再鼓励下,珠拉努力地坚持着。

  又经过约两个小时的艰难行进,下午5点半左右,我们到达了海拔约5750米的高度。向顶峰方向望去,最高的那个雪包侧后面,隐约的可以看到顶峰雪沿的一角。考虑到珠拉的体力已经接近了极限,我们决定在此建立C3营地,大家都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将是最关键的一天。

  搭建帐篷,躺一会儿,吃过晚饭,大家的体力恢复了很多。我们开始盘算明天如何冲顶。我们决定绳索只携带一根,各自带好自己的攀登器材;我背一个背包,带上备用的保暖服装,水壶,急救药品,一些糖和巧克力;罗剑和珠拉不用携带背包等,这样攀登效率可以提高很多。做好决定后,大家早早休息了。

  (五) 由C3营地冲顶

  7月17日,晴。8点多起来,我和珠拉都有些头痛。为了不影响攀登,吃过早饭后,我俩都吃了止痛药。看起来,珠拉的状态比昨天略好一些,她说昨晚醒了几次,不过睡得还可以,我也放心了许多。9点半收拾完毕,开始向顶峰进发,考虑到搭档们的体能,今天我把行进速度尽量放慢了一些,希望他们两个可以与我一同登顶主峰。

  经过三个半小时的辛苦跋涉,我们翻越了一个雪丘,雀儿山的主峰渐渐地呈现在我们眼前。同时,最后一道攀登屏障也摆在了大家的面前,一面巨大的冰壁,这里就是主峰,只有爬上去,才能实现登顶的愿望。

  我们沿着徐老幺协作队留下的路标接近冰壁,冰壁上隐约可以看到前人留下的路绳的绳尾,但大部分绳索已经冻结在冰壁里被积雪覆盖。我们选择好攀登路线后,决定结组攀登,由我来领攀,随后罗剑用上升器上升,最后珠拉用冰镐跟攀。冰壁段的攀登不难,坡度约70度,高度约60米,攀登难度约AI3。在最后这段攀登中,我格外兴奋,不知怎么的,每次登山接近顶峰时,我都会觉得自己有充沛的力量。

  因为路线很容易攀登,所以差不多是带绳SOLO上来的。我们结组攀登到山脊后,发现了前一支攀登队伍留下的路绳。山脊很窄,风吹雪形成了刃脊的形状,走起来还真需要点胆量。

  我们沿着山脊结组行走了约百米左右,于北京时间15:50分,终于一同登顶了雀儿山主峰。此时此刻,非常感谢我的两位搭档,一路陪伴着我,支持着我。最后一天他们俩的超常发挥,让我非常钦佩。我们最终实现了共同的愿望——登顶巅峰。海拔6168米,在这里永远留下我们美好的回忆。

  我们抓紧时间拍照留念,逗留片刻后,开始下撤。谨慎的结组走下山脊,双绳下降到冰壁根部,沿着上山的脚印快速结组下撤。虽然大家的身体都很疲惫,但是登顶后的心情却很愉悦。在傍晚5:40分,我们顺利地回到C3营地。吃过晚饭后,大家都美美的睡了。

  (六) C3下撤到C1营地。

  7月18日,小雪。我们吃过早饭,拔营、装好背包,9点半开始下撤,尽管下着雪,但大家归心似箭,还是尽快下撤比较稳妥些。由于降雪和雾气,能见度只有10几米,我们摸索着脚印结组下撤。

  C3到C2营地之间还算比较顺利,一路下坡走得比较轻松些,中途有一个百米冰壁,使用绳索下降也比较顺畅。用了三个小时就返回到C2营地,收拾了之前留在C2营地的帐篷、装备等物资,稍事休息后,继续向C1营地下撤。

  C2到C1营地之间有一段地势平缓的冰川裂缝区,和上山的时候一样,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,不时地还会陷入裂缝陷阱,有时为了避免陷入冰裂缝还要爬行通过。又用了大概三个半小时,我们返回到C1营地,山上是小雪,而山下却是小雨。我们已经疲惫不堪,赶紧支起帐篷,钻进去休息。C1营地有我们预留的驮包,有充足的食品,大家可以饱餐一顿了。

  下撤到C1后,海拔高度降低了很多,因此我和珠拉的头痛症状也随之消失,这回大家总算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。

  (七) C1营地下撤返程

  7月19日,多云。大家睡到自然醒,吃过早饭后,上午10点多,罗剑协助我去冰川裂隙尝试高空扁带及拍摄;珠拉则留下来收拾营地,整理装备。我们计划当天下午撤回大本营。

  下午3点我们由C1营地下撤,晚上6点左右到达大本营。在我们距离大本营不到一公里时,突然下起了大雨加冰雹。还没来得及翻出冲锋衣,身上已经被淋得湿透了,只能冒着雨,湿露露的赶回大本营。一到大本营,赶紧躲进徐老幺登山协作队的营地帐,幸好大家背包里还有备用的衣服。换好衣服后,徐老幺和协作们已经帮我们做好了香喷喷的蛋炒饭。真是非常感谢大家的帮助啊!吃过饭,搭起我们的帐篷舒服的睡觉了。

  7月20日,晴。早上,我们刚刚收拾好装备,接我们出景区的背夫和马匹就赶到了。跟徐老幺登山协作队的朋友们告别后,随同背夫向导离开景区,乘车返回甘孜。(中国鞋网-最权威最专业的鞋业资讯中心。合作媒体:鞋样  服装鞋帽资讯)

中国鞋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。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第一时间与我们联系,谢谢!也欢迎各企业投稿,投稿请Email至:403138580@qq.com
我要评论:(已有0条评论,共0人参与)
你好,请你先登录或者注册!!! 登录 注册 匿名
  • 验证码:
热门鞋业专区
推荐新闻
品牌要闻
品牌推荐
热度排行